本公司拥有专业技术与崇高服务为你制作Ag官方网站
400-0984944

当前位置

主页 > 公司新闻 >

行业新闻

发布时间: 2021-07-04 11:41

  军人保障卡有了“战场版”,它集军人保障卡、电子伤票、身份识别等应用一体,将成为我军官兵平战时辨别身份的重要标识。

  我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人保障标识牌,出生于2011年,那时候叫“军人保障卡”,现在咱升级改名了,家族也壮大起来,新成员小巧耐用,不仅兼顾平时,更适合战场环境下佩戴使用。

  我主要由主牌和副牌两大类构成,主牌为金属材质,具有抗爆破冲击和耐高温等特性,表面蚀刻人员姓名、血型、保障号等基本信息,背面蚀刻二维码支持快速光学识读,可以作为佩戴者的身份标识。

  副牌又分为无源和有源两种,无源副牌内置射频芯片,存储人员基本属性、保障数据、指纹特征和数字证书等,支持面向个人的身份识别、供应保障等多种应用,不仅与军人保障卡保持技术体制兼容,还增加了战时电子伤票存储功能,更加强调向实战化聚焦。有源副牌含有射频芯片,以及通信、定位、体征监测和其他传感模块,主要考虑腕带式佩戴方式,除具备无源副牌基本功能外,还支持定位、授时、无线通信、运动、方位、心率、体温、高度、气压等多样化功能,满足平战时人员佩戴使用要求。

  主牌和副牌可以根据军兵种人员岗位职能特点,或结合作战样式以及非战场军事行动任务组合配发。我还配有专门识读设备,用于读写牌内各类信息,分为固定式和手持式两种。手持式用于野外机动、单兵携带场合或配发分队指挥员使用,可通过无线、北斗或接入电台等多种方式,实现与战术后方信息系统的实时数据传输。

  我作为战术后勤保障需求感知的前端,不仅兼容军人保障卡平时各项应用功能,还可以在战时感知人员伤亡位置、时间与伤情,为制定医疗支援优先顺序、后送程序提供信息保障。可以感知战场军用物资、弹药消耗数量和装备器材损害信息,为制定战斗勤务支援补给程序、装备器材调整更换与维修优先顺序提供信息保障。特殊情况下,运用我提供的搜寻定位功能,还可以实现在一定战场范围内的人员搜寻,为及时发现救治伤员争取时间。

  军人的身份牌最早可以追溯到古代军士的腰牌,腰牌顾名思义,那是佩戴在腰间的,用来表示佩戴者的姓名和身份,同时起到身份证和通行证的功能。这在很多历史小说中都有体现。

  历朝历代腰牌的材质、形制不一,有象牙、玉石、金银、木材等材质,佩戴者级别越高材质也越好。目前发现的年代最早的腰牌是北宋时期的,距今天足足已有一千年!

  而新中国成立后的人民解放军,长期以来未实行身份牌制度,而是采取在军服、帽子、领章背后等指定位置填写姓名、部队番号和血型等信息的办法。最典型的是1949年2月,解放军统一整编,统一了军服样式。特别是胸章,正面是 “中国人民解放军”,背面左边竖框为佩戴者姓名,右边从上到下分为三行,分别是部队番号、职别和佩用时间和编号,中间还盖有发放单位首长的红色印章。

  然而2007年换装新式军服后,开始佩戴军人姓名牌,07换装后,佩戴军人姓名牌,开始向身份牌靠近,但就其承载的信息量和作用而言,与现代社会和战争要求仍不相称。

  中国空军的空降兵最早在2009年率先开始下发单兵身份标识牌。随后海军陆战队也开始配发身份牌。

  2014年7月,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2014届毕业学员就领到了军人身份牌,这才是解放军最早的身份牌,身份牌由钛钢复合材料制成,边缘包裹橡胶消音圈。只是这种身份牌是南京政治学院自行制作配发,属于个别单位的自主行为,还不是全军的统一行为,而且更多的是纪念章性质,而不是身份信息,虽然仅仅配发了一届,但却是解放军军人身份牌的先河。

  2015年5月26日,中国赴马里维和部队在马里加奥维和任务区正式完成第二次轮换交接。新一批维和官兵胸前,都佩戴着一个用中、英、法三种文字标记姓名、血型、籍贯和编号信息的“身份识别牌”。

  此次是中国维和部队根据执行维和任务需求,首次为官兵配备单兵“身份识别牌”。目的是应对可能出现的各种复杂情况,帮助医护人员快速有效确认身份,做好战场救护和后续医疗保障工作。

  回望世界战争史,军人身份牌早在美国南北战争时,北军就在部队中开始配发了。当时的身份牌非常简单,只是一个小纸牌,上面写着携带者所属部队的番号及本人姓名。虽然这种身份牌质地粗糙,并且作用单一,但它开创了世界军事史上军人佩带身份牌的先河。

  二战以来,美国、俄罗斯、德国、日本等30多个国家军队相继配发不同样式的军人身份识别牌。随着信息技术的不断发展,多国军队已在探索改进传统军人身份识别牌,着手加装磁条、条形码和微型芯片,增加指纹、面相、DNA和医疗史等详细信息,更好地服务战伤救护、遗骸确认和平时管理。

  2011年我军推广应用军人保障卡,建立起军队人员“依卡管理、凭卡供应”的新型保障模式,对推动精确保障、精细管理起到了积极作用。但是,军人保障卡主要用于平时,战时保障能力相对较弱。2013年11月,经批准,军委后勤保障部启动军人标识牌研制工作,经过2年多的技术攻关、联合研制和在陆军部队小范围试用,目前已完成相关产品的研制和联调联试。

  从我军未来战场环境的复杂性、残酷性和应对多样化非战争军事行动要求看,加快研制具有我军特色的军人保障标识牌,对于推进基于信息系统的体系作战保障能力建设,推动军人保障卡向战场应用延伸,加速后勤保障大系统建设,具有重要意义和作用。

  军人保障标识牌个头不大,但是其研制推广的意义却十分重大。它不仅增强了军人荣誉感、责任感、身份认同感,更代表着战场后勤信息化建设的新进步,解决了战场伤员救治中发现、登记、运输、分类、救治等诸多难题。

  未来战场呼唤更多“标识牌”。油料、Ag官方网站军交等战场后勤其他领域,添上信息化之翼后也能实现保障效能倍增:比如后方根据战车油箱上“标识牌”的反馈,准确掌握战车位置以及所需油料种类、数量,在战车即将缺油时送达;运输车队上的“标识牌”根据送达单位的位置变化,自动分析战场态势,为车队推荐最佳行进路线……

  “标识牌”进入后勤保障领域,也会带来诸多新挑战:一是安全性的问题,如果敌人捡到或者破解我方“标识牌”,通过它发出保障信号,如果没有能力辨别真伪,后果可想而知;另外,“标识牌”会发出电磁波,也增加了战场被敌发现风险。二是系统兼容问题,后勤各领域“标识牌”不仅需要横向融合,也要加强与军事、政工等领域“标识牌”的纵向融合,确保能在统一的平台上高效有序运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