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公司拥有专业技术与崇高服务为你制作Ag官方网站
400-0984944

当前位置

主页 > 行业新闻 >

行业新闻

发布时间: 2021-02-11 07:58

  一个个问号拧成团在秦刚脑子里不断扩大,谜一般的人物留下谜一般的遗书,令他去猜一段谜一般的历史,秦刚委实勘不透。

  不过信中提到的第一个人物他倒是知道。杜镛,原名杜月生,后由国学大师章太炎建议,改名镛,号月笙,全称杜月笙,上海青帮头目,中国黑帮第一人。

  他突然想起来了,那副乱世行春秋事的挽联是章士钊写给戴笠的。1945年戴笠还未死,桌上佛像报纸和这副挽联是谁携来拜祭的?难道此人就是当年鹰组人?

  秦刚这才想起那个老头的事情,他急忙跑出这间办公室,走过排气扇时还专门向里看了一眼,许是李占一伤得不轻,逃离后再也没了动静。秦刚来到门口很容易就找到手动闸口开关,逆时针拧转数圈,这扇沉重的大门缓缓开启,一丝暮光随着大门的上升打了进来,不知不觉间,自己已在里面待了整整一个白天。

  大门内部机关咬合顺畅,没有出现费力和阻滞现象,再次说明这些年有人出入过这座地宫,只是没了电力,手动升降这扇门很是缓慢,估计这就是李占一为什么不选择从正门逃命的原因。

  秦刚持枪走出沉闷地宫,洞内洞外两重天,沁人心脾的山中空气一扫他心中的阴霾。不远处的一棵树下,一个老头正倚着树干熟睡,正是陈渝捷。

  “和你离得太远,我心里有点怕。”70多岁的陈渝捷像个小孩般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山里乌漆麻黑的,紧赶慢赶的,跟你离得近一些心里多少踏实点……你的记号在这里就没了,我寻思你就在这里或者你已经那啥了……找了几圈没发现异常,就在这儿等你,谁知睡着了……”

  一种完全被信任和依赖的感动占满秦刚心中,老头为了能赶上自己寻求安全感,不顾年迈体衰连夜赶山路找到这里,又担心自己出了意外,找遍周边没有找到血迹、尸体后,这才放心地坐在这里睡觉。秦刚微微一笑:“我没事,正好有谜需要你帮忙看看呢,你随我进来吧。”说完,他转身往地宫里面走去。

  “嗯,你来得正好,这里面的谜你看看能不能解得开。”秦刚边走边说道。陈渝捷没有动静,秦刚转身看去,他正沿着西面墙壁寻找着什么,无果,又顺着墙根慢慢溜达,最终在东北方位停下,抹掉墙上灰尘仔细看着。秦刚也凑了过去,发现墙上嵌有一张,上刻:

  “嗯?”陈渝捷看着铭牌沉思良久,“难道这是中美合作所的军火库?没听说过啊。”